<kbd id='7772a9d189'></kbd><address id='7772a9d189'><style id='7772a9d189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7772a9d189'></button>

          永康市紅煜金屬制品廠
          地址:浙江省永康市古山鎮後塘工業區
          電話:0579-87520817
          傳真:0579-87520430
          手機:13967913248
          http://www.ykhongyu.com

          手工錫制品在失去價格優勢

          錫制茶葉罐廠家網:今南京博物院藏壹件朱堅方錫壺,成斛形,青玉螭虎柄,蓋正方,上嵌矩形白玉鈕。壺身壹面刻牡丹圖,另壹面隸書銘“微潤欲沾,雨前吐尖”。款字為“己醜小春月 石梅”(己醜為道光九年即公元1829年)。錫黑灰色,內紫砂胎。此壺出土於鹹豐元年墓中,真品無疑。另壹件朱堅梅花詩句錫壺,圓形短頸鼓腹,扁平短嘴,嘴鑲小銅片。墨綠色玉蓋鈕,清白玉柄。蓋有篆文“石梅”小長方印壹枚。壺身刻梅花圖,另面刻詩:“冰作肌膚玉作神,壹枝消受十分春。瑤臺若問三生事,如此風姿有幾人。”款署“石梅”及長方印“朱堅”。底刻楷書“嘉慶庚辰竹林居士藏”二行。此壺為嘉慶二十五年“竹林居士“特請朱堅所制,可為朱石梅全錫壺(無砂胎)代表作,現藏中國歷史博物館。故宮亦有朱氏刻梅花錫壺壹件,壺之嘴、柄、鈕均以玉嵌。《墨林今話》謂朱石梅曾著《壺史》壹冊,惜已失傳。已故補白大王鄭逸梅先生曾雲:“吳寒匏喜山陰朱石梅所制之錫壺,偶於朋好家見之,即記其銘識及形式,久之,成《石梅錫壺錄》壹卷。”此書不知何處能覓。 

          許多錫壺以砂泥作胎,而完成砂胎制作的往往是當時的制砂壺名匠。這種兩美合壹的制作,使其越發受到人們的喜愛。流傳至今的壹些器物內底,常鈐有制砂壺藝人的名號。清嘉慶年間制砂壺大師楊彭年就是其中的壹位。楊氏乃荊溪(今江蘇宜興)人。壹說為浙江桐鄉人。生卒年不詳。字二泉,號大鵬。所制銘壺,玉色晶光,氣韻溫雅。有的渾樸工致,有的玲瓏精巧。雖隨意制成,卻有天然之趣。精於配泥,其作品歷來為藝林所推重。與溧陽知縣陳鴻壽(號曼生)合作(曼生設計,彭年制作)的“曼生壺”,更是舉世聞名,備受藏家珍愛。 

          道光鹹豐年間尚有王善才、劉仁山、朱貞士等制錫器名手,所制錫器也極為精工。清道光以降,內憂外患不斷,國力日衰,百業雕敝。文人錫壺自走入純商業之道以後,藝術上再無長進。從個人喜好而制之走向店鋪經營以求生。 

          錫器外觀歷來從陶器、青銅器、瓷器當中借鑒造型。明代中後期,錫器逐漸有擺脫上述造型的趨勢。清代以來,錫器,尤其是民間日用錫器造型,不僅沿襲傳統,同時也“外師造化,中得心源”,達到了“從心所欲”的藝術高度,所制器物呈現出天真爛漫的氣質。此時的錫器造型,已徹底獲得了外觀設計的自由,同時也為日後相關的工藝設計,提供了壹套別開生面,風格獨具的藍本。 

          錫與鉛,並不作為礦物形態共生,由於傳統冶煉工藝的原因,壹些老錫器中常含有壹定量的鉛。錫制食具或飲具含鉛過高,就可能對人體造成危害,不過,錫本身是無毒的。 

         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壹把稍好壹些的錫壺,價錢略高於壹個普通工人半個月的工資,當價格低廉的玻璃制品、鋁制品、銻制品大量面世,手工錫制品在失去價格優勢的同時,也徹底喪失了生存空間,這才是老錫器從人們生活中消失的真正原因。如今,它雖退出使用範圍,但已成為人們喜愛的收藏品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上壹篇:講訴仿紫砂文人錫壺制作

          下壹篇:教您如何貯藏茶葉
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9 永康市紅煜金屬制品廠 浙ICP備10027938號 網站管理 網站建設:永康環訊網絡公司